捌过街角走进医院
陌生又熟悉的混乱
匆忙隐迹其中
那里有许多迷宫甬道
甬道里又有许多门紧闭着
大厅举着隔世的窗口

想起忏悔的基督徒
到处是目不转睛的长队
急切企盼它的开启
门把上吊着许多疑问
希望全在它的每次转动
里面坐着医生——也是神

握着一把救苦救难的符
跟着天使寻找求生门
我很想她带我去无忧的那间
那里应该没有痛的孽根
躬身后面,咳嗽一声接一声
我仍逃不脱这凡世俗尘